隋唐百科

广告

隋炀帝唯一的爱女南阳公主为何出家?

2012-11-05 13:58:13 本文行家:乃绿

隋炀帝最喜欢的女儿是谁?南阳公主的生母又是谁?备受父皇母后宠爱的南阳公主又为何最后只能出家了此残生?

南阳公主南阳公主

 

 

 
南阳公主,不仅是隋炀帝唯一有封号的女儿,同样也是隋炀帝诸女中唯一在史书中成传的女儿。

南阳公主出生于开皇六年,虽然史书上并没有明确记载南阳的生母为谁,但是从其出生的时间来看,南阳当为萧皇后嫡出的女儿。

隋文帝开皇年间,杨广被封为晋王,为了将自己的哥哥杨勇从太子之位上拉下来,杨广费尽心机讨好自己的母亲独孤皇后。而独孤皇后则是历史上非常有名的悍妇+妒妇,不仅不准自己的丈夫纳妾,就连朝中大臣和自己的儿子宠爱家中的小妾,都会遭到她的诋毁。杨广正是摸准了自己老妈的这个心理,于是“后庭有子,皆不育之”——他的后院中姬妾虽然众多,唯独只有嫡妻萧氏能够生儿育女,杨广便是以此来取媚独孤后的。而鉴于南阳公主正是于开皇年间出生的,此时的杨广为了自己的夺嫡大计并无庶子庶女出生,所以南阳公主为萧皇后嫡出,是确凿无疑的。

杨广对自己的这个长女是宠爱非常,这一点从南阳公主能够时时跟随父亲一起出游巡幸便能看出来。

根据《马夫人墓志铭并序》上的介绍,这位马夫人是南阳公主的女师,与公主之间的感情相当深厚,所以大业十年四月杨广为了征高丽驾幸北平郡时,马夫人也“扈从銮驾往北平郡”,跟随南阳公主的銮驾一同上了前线。等到义宁二年杨广在江都被宇文化及缢杀时,南阳公主也与萧皇后一同被宇文化及带到了聊城。由此可见杨广无论是东征还是南巡,都将自己的爱女带在了身边,否则南阳不会在杨广死后被宇文化及带走。

同时据岑仲勉先生的统计,杨广在位的十六年里,累计下来在长安待的时间不足一年,绝大部分时间杨广不是在巡幸的路上就是在准备巡幸。可见南阳公主能够与父母一同出游而不是被留在长安,的确是深得父亲的宠爱的。这于南阳而言更是幸事一件,正因为如此,后来李渊在长安称帝,南阳公主才没有同那些被父亲遗忘在长安的女儿孙子般,沦为战利品被李唐王朝随意打发。然而和父亲一起出游,同样也是南阳半生凄凉的肇始。

开皇十九年,南阳下嫁许国公宇文述的次子宇文士及。初为人妇的南阳公主并没有恃宠生骄,而是孝顺非常,公公宇文述病重,南阳不仅亲自打理饮食,还侍奉汤药亲力亲为。夫妻二人也感情和睦,育有一子,取名为禅师。只可惜世事难料,亲手将南阳挚爱的父亲缢杀的不是别人,正是驸马宇文士及的胞兄宇文化及。

或许是因为有着如此国仇家恨,也或许是在南阳心中最为念及的始终是父女情深,所以当宇文化及为窦建德所败后,窦建德要将宇文家的人斩草除根,只不过考虑到禅师是南阳公主之子,于是窦建章表示“公主之子,法当从坐,若不能割爱,亦听留之”,然而南阳却是毫不犹豫地将自己的儿子交了出来,任由窦建章将其杀害。

国破家亡,夫离子丧,南阳在重重打击之下,心灰意冷削发为尼。不过没过多久,窦建章的割据势力就被李唐王朝消灭,于是南阳与曾经的驸马宇文士及在洛阳城中不期而遇,而此时的宇文士及早已投奔了李唐王朝。

宇文士及请求与南阳相见,南阳并不愿见他,于是士及只得站在门外恳求南阳与他重归于好,南阳对此自然是严辞拒绝,并说道:“我和你是不共戴天的仇人,现在我只恨不得亲手杀了你,只不过考虑到当初谋逆的事情你并不知晓,所以才没这么做,你若想死的话,那就进来吧!”宇文士及无奈之下,只得拜别离去。后来宇文士及出仕秦王李世民,因功进封郢国公,唐高祖李渊又将寿光县主嫁予其为妻,而士及的胞妹亦被纳入唐宫,李渊对其宠爱非常,甚至一度想过要立宇文昭仪为后,对其所生的两位皇子也十分宠爱,当然,这些都是后话了。

关于南阳公主本人的事迹便就此戛然而止,史书中并没有明说她晚景如何,不过可以想见的是,已经无亲无故孑然一身的南阳除了皈依佛门外再无别路可寻,这样的景况将是何等的凄凉。然而,如果说南阳前半生的风光是其显赫的出身先天所决定的,那么她后半生的凄凉,其实很大一部分是其太过刚烈的性格所造成的——若没有狠心将自己的儿子禅师交与窦建章杀害,若是宇文士及请求复合时南阳能够答应,或许南阳的列传,未必会以如此惨烈的方式收尾。

 

 

以上史料出自:

《马夫人墓志铭并序》:“至开皇十九年,南阳公主出降许门,妙择女师,精搜保姆,以夫人贤能妇礼,堪任匡侍。……大业十年四月中旬,扈从銮驾往北平郡。”


《隋书·列女传》:

“南阳公主者,炀帝之长女也。美风仪,有志节,造次必以礼。年十四,嫁于许国公宇文述子士及,以谨肃闻。及述病且卒,主视调饮食,手自奉上,世以此称之。及宇文化及杀逆,主随至聊城,而化及为窦建德所败,士及自济北西归大唐。时隋代衣冠并在其所,建德引见之,莫不惶惧失常,唯主神色自若。建德与语,主自陈国破家亡,不能报怨雪耻,泪下盈襟,声辞不辍,情理切至。建德及观听者莫不为之动容陨涕,咸肃然敬异焉。及建德诛化及,时主有一子,名禅师,年且十岁。建德遣武贲郎将于士澄谓主曰:“宇文化及躬行杀逆,人神所不容。今将族灭其家,公主之子,法当从坐,若不能割爱,亦听留之。”主泣曰:“武贲既是隋室贵臣,此事何须见问!”建德竟杀之。主寻请建德削发为尼。及建德败,将归西京,复与士及遇于东都之下,主不与相见。士及就之,立于户外,请复为夫妻。主拒之曰:“我与君仇家。今恨不能手刃君者,但谋逆之日,察君不预知耳。”因与告绝,诃令速去。士及固请之,主怒曰:“必欲就死,可相见也。”士及见其言切,知不可屈,乃拜辞而去。”

 

 

分享:
标签: 隋炀帝 萧皇后 南阳公主 宇文化及 李世民 | 收藏
百科的文章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如需转载,请注明来源于www.baike.com
广告